三審才自白認罪,沒有偵審自白減刑的適用(最高法院106年6月20日第7次刑事庭會議通過決議一則、不再援用之判例五則)

律師引言: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規定「犯第四條至第八條之罪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其中「審判」中自白的部分,如果被告是於三審才自白認罪,是否符合?最高法院106年6月20日第7次刑事庭會議採否定說,認為此種情況與立法目的不符、且自白屬於證據方法之一,二審判決後不得提出新證據。

▲最高法院106年6月20日第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內容

資料參考來源:http://jirs.judicial.gov.tw/GNNWS/NNWSS002.asp?id=276195

一、被告於偵查中自白犯罪,嗣於第一審、第二審審判中均否認犯行,直至上訴第三審時,於上訴理由狀自白犯罪,並主張應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減輕其刑,是否符合?本院得否依職權調查而將原判決撤銷並自為判決?
決議:採乙說。
1.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第二項之立法目的係為鼓勵犯罪行為人早日悔過自新,並期節約司法資源、以利毒品查緝,俾收防制毒品危害、使案件儘速確定之效而設,被告須於偵查及審判中皆行自白,始有上開規定之適用,倘被告僅曾於偵查中自白,嗣於第一審及第二審審判中均否認犯行,遲至上訴第三審始自白犯行,難謂有達立法目的
2.第三審為法律審,應以第二審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判決基礎,以判斷其適用法律有無違誤,不及被告於事實審所未主張事實及證據等相關事項之調查,故於第二審判決後不得主張新事實或提出新證據而資為第三審上訴之理由。而被告自白係屬證據方法之一種,被告未於第一審及第二審自白,於第二審判決後,應不得再提出該新證據。因此該條文所稱審判中自白應係指案件起訴繫屬後,在事實審法院任何一審級之一次自白。
二、不再援用之判例五則
(一)法律已修正,本院25年上字第5950號判例不合時宜,不再援用。
(二)法律已廢止,本院34年特覆字第342號判例不合時宜,不再援用。
(三)法律已修正,本院44年台上字第1162號判例不合時宜,不再援用。
(四)法律已修正,本院45年台上字第159號判例不合時宜,不再援用。
(五)法律已修正,本院46年台上字第1135號判例不合時宜,不再援用。
—————————————

▲註:不再援用之判例內容

(一)25年上字第5950號判例
贓物之當票,其所當之物,原為被盜之事主所有,與事主顯有權利關係,原判決乃將當票諭知沒收,殊屬未當。
(二)34年特覆字第342號判例
獲案之贓物皆係被告取自某甲家中之物,某甲家雖已死三人,尚有其女可繼承其財產,不能謂非被害之人,原判決竟認該項贓物無被害人具領而宣告沒收,按之懲治盜匪條例第七條第一項之規定,顯屬違誤。
(三)44年台上字第1162號判例
鄉庫公款原在上訴人以鄉長職權掌管支配之下,其藉建築國校宿舍購置材料為名,動用庫款,而竟未購材料,復於交卸鄉長職務後,不予歸還,如無其他免責事由,顯係易持有為所有,與圖利情形不合,應成立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一項之公務上侵占罪,殊無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之適用,況所侵占者為鄉庫公款,仍應歸還鄉庫,既非圖利所得,自不能依該條第二項予以沒收。原審未就上訴人有無侵占公務上持有物予以究明,遽認其為對於主管事務直接圖利論科,並將庫款沒收,自有未當。
(四)45年台上字第159號判例
上訴人等果係以合同之意思,藉包商所出虛偽之統一發票,而將持有之公款支付入己,則殊難謂非侵占公務上持有物,而該項公款且須歸還於被害之公庫,並非得以沒收,原判決未就法律上如何足認其為圖利之理由有所說明,遽依刑法第一百三十一條以圖利罪論科,並誤以侵占之公款為犯罪所得之利益,予以沒收,不能謂無違誤。
(五)46年台上字第1135號判例
上訴人買受之紅色軍用汽油,既係盜賣之贓物,即非屬上訴人所有,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三項,不在得以沒收之列,原判決維持第一審依同條第一項第三款為諭知沒收之判決,顯有違誤。

▲學者有認為如果案件發回二審時,仍得審查被告所做的自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