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長於調查證據程序完畢後,應命當事人依次就被訴事實(含起訴、上訴效力所擴張之事實)及其法律適用、暨變更起訴法條後之新罪名分別辯論

審判程序,係法院為確定具體刑罰權之有無及其範圍所實施之訴訟程序,包括審理及判決二者,為整個訴訟程序之中樞。而此程序之開展,主要係於審判期日以兩造當事人之攻擊、防禦為中心,故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於調查證據完畢後,審判長應命當事人依次就事實及法律分別辯論。亦即先由檢察官就本案事實之證明法律之適用為論告(意見之陳述),繼由被告、辯護人就事實之本身或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事實證明)被告應犯何罪應否加重、減輕及如何處斷(法律適用)等依次答辯。因被告係對檢察官之論告及依刑事訴訟法第267條、第348條規定起訴、上訴效力所擴張之犯罪事實及罪名,暨依同法第300條規定變更起訴法條後之新罪名為防禦,故除被告對被訴事實、法院依法定程序變更罪名之同一事實及起訴、上訴效力所擴張之事實為自白外,其所為答辯無非以辨明其上開事實不存在為終極目的。而依同法第364條規定,上開依次就事實及法律分別辯論之規定,亦為第二審之審判所準用,乃事實審法院必須踐行之法定程序之一,旨在使被告有辯明犯罪嫌疑之機會及陳述有利於己之事實暨陳明法律上之主張,屬被告行使防禦權最重要之一環。倘審判長於調查證據程序完畢後,疏未命當事人依次就被訴事實(含起訴、上訴效力所擴張之事實)及其法律適用、暨變更起訴法條後之新罪名分別辯論,無異剝奪被告防禦權之行使,且有害於正當法律程序之踐行程序正義之維護,本此重大瑕疵之審判程序所為之判決,自有判決不適用法則之違法。再者,審判期日之訴訟程序,專以審判筆錄為證,刑事訴訟法第47條定有明文。查被告就犯罪事實一附表一編號1至6所示6次轉讓大麻行為,原審認被告就附表一編號1至3所為,均係犯修正前藥事法第83條第1項之轉讓禁藥罪,就附表一編號4至6所為,均係犯修正後藥事法第83條第1項之轉讓禁藥罪,但該部分檢察官起訴均認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8條第2項之轉讓第二級毒品罪,有起訴書及第一審判決可憑。然依原審審判筆錄之記載,原審審判長於106年1月13日審判期日,並未告知被告此部分可能涉犯藥事法第83條第1項之轉讓禁藥罪嫌,亦未諭知就該部分罪嫌一併辯論,於調查證據時,亦未就該變更之罪名(轉讓禁藥罪)進行實質之調查,且僅分別請檢察官及原審辯護人就被訴轉讓第二級毒品罪嫌之事實詢問被告;而原審審判長在調查證據程序完畢後,復僅以起訴書論處之轉讓第二級毒品罪嫌之犯罪事實詢問被告有無意見,並未就上開變更罪名部分之犯罪事實進行訊問;且審判長諭知檢察官、上訴人及辯護人就事實及法律進行辯論時,其爭點仍為被告轉讓第二級毒品之犯行,究應適用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或藥事法之規定處斷,審判長並未告以就所擬變更之轉讓禁藥罪名為辯論,使被告喪失辯明轉讓禁藥罪嫌及陳述有利於己事實之機會(見原審卷第84頁至第95頁),自有礙於被告訴訟防禦權之行使,於正當法律程序之踐行及程序正義之維護,顯有重大疏失,難謂於判決結果無影響,原判決自有不適用法則之違法(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106年度上訴字第62號刑事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