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第434條與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之競合問題(最高法院 56 年度第 3 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一))

問題意識

民法第434條規定「租賃物因承租人之重大過失,致失火而毀損、滅失者,承租人對於出租人負損害賠償責任。」承租人只有重大過失致失火毀損滅失租賃物,才須負擔損害賠償之責。那麼出租人可否透過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對只有抽象輕過失的承租人主張要損害賠償呢?

實務見解

學者認為承租人所負擔之侵權責任,亦應減輕為「重大過失責任」,免得架空民法第434條,下方的實務見解,結論亦同。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56 年度第 3 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一)
決議日期:民國 56 年 09 月 11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 32、85、622 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 733 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 778 頁
最高法院決議彙編(民國 17-95 年民事部分)第 667-668 頁
相關法條:民法 第 184、434 條 ( 19.12.26 )
決  議:
甲說係指承租人失火毀損租賃物之情形而言,乙說則指承租人以外之人失火毀損他人房屋之情形而言,兩說並無牴觸,可以並存。
參考法條:民法 第 184、434 條 (19.12.26)
提  案:院長交議:承租人因輕過失燒燬承租之房屋,對於出租人應否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 ?下列兩說,以何說為當 ?
討論意見:
甲說:
租賃物因承租人失火而毀損滅失者,以承租人有重大過失為限,始對出租人負損害賠償責任,民法第四百三十四條已有特別規定,茲承租人既係輕過失,而燒燬承租房屋,自不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 (參看本院二十二年上字第一三一一號判例)
乙說:因失火燒燬他人之房屋,除民法第四百三十四條所定情形外,縱為輕過失,仍應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失火有重大過失時,始負侵權行為之立法例,為我民法所不採。(參看本院二十六年鄂上字第三號判例)
決  議:
甲說係指承租人失火毀損租賃物之情形而言,乙說則指承租人以外之人失火毀損他人房屋之情形而言,兩說並無牴觸,可以並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