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介未善盡預見危險及調查之義務,漏未調查權狀的真實性,致買受人受有損害,應負過失侵權行為之責

惟查仲介業之業務,涉及房地買賣之專業知識,一般之消費者委由仲介業者處理買賣事宜。而仲介業者針對其所為之仲介行為,既向消費者收取高額之佣金,應就其所從事之業務負善盡預見危險及調查之義務。於仲介之過程,亦握有充分之資訊以及文件(如出賣人之所有權狀、身分證明文件等),其就可能發生之不利結果,應有預見之可能。被上訴人既以仲介房屋買賣為業,其於仲介中自應審酌所有權狀及相關文件之真偽,如未盡此注意義務致使被上訴人蒙受損失,即應負過失侵權行為之責(最高法院民事判決84年度台上字第1064號參照)。

  • 本件的原審(即台灣高等法院83年度上字第581號民事判決)認為仲介中自應審酌所有權狀及相關文件之真偽,如未盡此注意義務致使被上訴人蒙受損失,即應負過失侵權行為之責。
  • 本件的物證,其中「權狀傳真」,權狀正面並無編號,主任姓名上無蓋「主任」之印文,仲介既疏未注意權狀正面無編號,復未要求甲賣家「○○○」傳真權狀之背面,是否有校對繕書章,以辨認權狀之真偽,自應負過失責任。
  • 最高法院則肯認原審上開的認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