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之後,對原配偶撤回通姦告訴,是否及於相姦人?

律師引言:

依照刑事訴訟法239條,對涉犯刑法第239條通姦罪的配偶撤回告訴,效力不及於相姦人(即小三仍應繼續偵查審理)。但如果提起通姦罪的告訴時,夫妻已經離婚了,那麼對「前配偶」撤回告訴的效力是否及於小三呢(即是否也發生對小三撤回告訴的效力呢?)?

就結論來說,答案為「」。依照下方介紹的最高法院104年度台非字第273號判決,認為此時應回歸刑事訴訟法第239條本文的規定,對涉犯通姦罪的前配偶撤回告訴,效力是及於相姦人(即小三),也發生對小三撤回告訴的效力。

台北離婚律師,說明通姦罪撤回告訴是否及於小三的效力

相關法條

刑法第239條

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

刑事訴訟法第239條

告訴乃論之罪,對於共犯之一人告訴或撤回告訴者,其效力及於其他共犯。但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之罪,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

【參考判決】最高法院刑事判決一○四年度台非字第二七三號

「判決不適用法則或適用不當者,為違背法令。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八條定有明文。告訴乃論之罪,對於共犯之一人告訴或撤回告訴者,其效力及於其他共犯,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九條前段定有明文,此為告訴主觀不可分原則。申言之,追訴與否,固應尊重告訴權人之意思,然告訴權之行使僅能就該犯罪之是否告訴有自由決定之權,並非許其有選擇所告訴之犯人之意。惟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九條但書規定: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之罪,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此為告訴不可分原則之例外規定。乃告訴人常有本於夫妻之情義,對於配偶有所宥恕者,而對相姦者則未必然,若一併使其撤回之效力及於必要共犯之相姦者,實有乖人情,故設此例外規定。換言之,告訴人得以單獨對通姦之配偶撤回告訴,乃為顧及婚姻關係中之夫妻情義、家庭和諧,夫妻可以早日脫離訴訟關係,重修舊好,破鏡重圓,促使婚姻關係得以繼續延續。然若婚姻關係已消滅,夫妻情義已逝,已無達成延續婚姻關係之可能,即無上開例外規定之適用,從而上開但書規定之「配偶」,自不能擴張至「前配偶」之身分。則對「前配偶」撤回告訴者,並不合於但書例外之規定,仍應適用撤回告訴不可分之原則規定,此乃解釋法律當然之結果。且撤回告訴係程序上之問題,其效力應以撤回告訴時有無配偶身分為準,上開但書規定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其所指「配偶」,應指告訴人撤回告訴時與告訴人具有配偶關係之人。綜上,告訴人就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之罪,對已無夫妻關係之「前配偶」撤回告訴者,應回歸適用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九條前段規定,其撤回告訴之效力及於必要共犯之相姦人。又告訴乃論之罪,其告訴經撤回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三款定有明文。」(最高法院刑事判決一○四年度台非字第二七三號參照)

  • 闡述立法者當初在制定刑事訴訟法第239條文的時候,原則上對共犯其中一人撤回告訴會及於其他共犯(告訴主觀不可分原則),但「顧及婚姻關係中之夫妻情義、家庭和諧,夫妻可以早日脫離訴訟關係,重修舊好,破鏡重圓,促使婚姻關係得以繼續延續」等原因,因此第239條但書設計了一個例外條款「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
  • 但如果是在婚姻關係已經消滅的情況下,參考上面所說的立法設計,夫妻情義已逝,解釋上已經沒有刑事訴訟法第239條但書的適用;而且撤回告訴,是程序事項,其效力應以撤回告訴時有無配偶身分為準,上開但書規定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其所指「配偶」,應指告訴人撤回告訴時與告訴人具有配偶關係之人。
  • 參照上面的說明,最高法院最後也認為甲夫在離婚後撤回對乙妻的告訴,因為婚姻關係已經消滅,並無刑事訴訟法第239條但書的適用,應回歸本文的規定,甲夫的撤回告訴效力及於丙男。

【相關參考判決】

「按告訴乃論之罪,對於共犯之一人告訴或撤回告訴者,其效力及於其他共犯,刑事訴訟法第239 條前段定有明文,此即所謂告訴主觀不可分原則。申言之,告訴乃告訴權人向偵查機關申告犯罪事實所為之意思表示,且告訴係對於犯罪事實為之,並非對於特定之犯人為之,因此,告訴權之行使僅就該犯罪事實是否告訴有自由決定之權,並非許其有選擇所告訴之犯人之意。惟刑事訴訟法第239 條但書特別規定:刑法第239 條之罪,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此為刑事訴訟法所定撤回告訴不可分之例外規定,立法目的,乃告訴人之配偶,常有本於夫妻之情義,對於配偶有所宥恕者,而對相姦者則未必然,若一併使其撤回之效力及於必要共犯之相姦者,實有乖人情(林永謀著「刑事訴訟法釋論(中)第306 頁參照)。換言之,告訴人得以單獨對通姦之配偶撤回告訴,乃為顧及婚姻關係中之夫妻情義、家庭和諧,夫妻可以早日脫離訴訟關係,重修舊好,破鏡重圓,促使婚姻關係得以繼續延續。此即刑事訴訟法第239 條但書例外規定之唯一目的。若婚姻關係早已消滅,夫妻情義已逝,又無延續婚姻關係之可能,自無前述延續婚姻關係之目的可言,該條但書規定關於「配偶」之文義解釋,自不能作擴張至「前配偶」之身分。於此情形,對「前配偶」撤回告訴者,自不合於此例外規定之條件,即仍適用撤回不可分之原則規定,此乃解釋法令當然之結果。從而,對「前配偶」撤回告訴者,應回歸刑事訴訟法第239 條規定前段,其效力及於必要共犯之相姦人。又提出告訴與撤回告訴,乃二訴訟行為,其要件及訴訟效果俱不相同,不可混為一談,是婚姻關係消滅後,被害人自得基於被害告訴權而提出告訴,惟撤回告訴之效力仍應有撤回告訴主觀不可分原則之適用(本院98年度上易字第825 號判決採同一結論)。再者,告訴乃論之罪,於偵查中對於共犯之一人撤回告訴者,其效力及於其他共犯,均應為不起訴處分;如應不起訴而起訴者,其起訴之程序即屬違背規定,且無從補正,法院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252 條第5 款、第273 條第6 項、第303 條第1 款分別著有規定。」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刑事判決102年度上易字第110號參照。

 

通姦罪的案件,除了有舉證上的困難之外,在和解或撤告的時候也有一些細節應注意。偶有發生對配偶撤回告訴時,意外的對小三也產生撤告的效果,宜注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