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院網站公開的裁判書,屬於公文書,擅自變造增、刪或竄改該裁判書,恐涉嫌刑事變造公文書罪

判決介紹

刑法上之變造文書罪,祇需在原已存在之文書上,不變更其文書之本質,而就文書之內容有所增刪、更改,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即屬當之。而稱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祇以有損害之虞即為已足,不以實生損害為必要,且此項損害,亦不以具經濟價值為限。又刑法上所稱之公文書,係指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文書,且公文書亦不以蓋用公印為必要。若由形式上觀察文書之製作人為公務員就公務員職務上之事項所製作即屬之。倘擅自偽造或變造內容,致社會上一般人有誤信其為真正之危險時,仍難謂其非偽造或變造公文書。而裁判書係法官於職務上製作之文書,屬刑法第10條第3項之公文書,其經裁判法官簽名者,為裁判書之原本,由書記官依原本製作並蓋用法院印信者,為裁判書正本,均屬公文書。倘無權制作者擅自變造其內容,無論變造裁判書之原本、正本或影本(參見本院73年台上字第3885號判例要旨),自屬變造公文書之行為。再依法院組織法第83條第1項定有:「各級法院及分院應定期出版公報或以其他適當方式,公開裁判書」;政府資訊公開法第2條、第3條則分別規定:「政府資訊之公開,依本法之規定。但其他法律另有規定者,依其規定」、「本法所稱政府資訊,指政府機關於職權範圍內作成或取得而存在於文書、圖畫、照片、磁碟、磁帶、光碟片、微縮片、積體電路晶片等媒介物及其他得以讀、看、聽或以技術、輔助方法理解之任何紀錄內之訊息」。是法院裁判書既係法院於職權範圍內作成之文書,亦屬政府資訊公開法第3條規定之政府資訊。依上開規定,各級法院及分院裁判書應以公開為原則,而司法院網站上裁判書查詢頁面,即係利用電信網路傳送方式供公眾線上查詢之公開裁判書,該刑事案件之當事人或其他公眾可自司法院網站之裁判書查詢頁面,取得屬該資料庫收錄範圍之裁判書。是司法院依上開規定利用電信網路傳送至司法院網站,供公眾線上查詢之公開裁判書,自屬法官於職務上製作並對外公示之公文書。原判決同此認定,認上訴人下載上開司法院網路對外公示之裁判書,予以變造內容如其附表所示,屬變造公文書之行為。並說明:(一)、雖柯淑玲將該判決「裁判法院欄」關於法官、書記官之名義,逕行刪除,但其上仍保留「臺灣高雄地方法院裁判書–刑事類」、「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92年度簡字第4727號」等文字,形式上表明係臺灣高雄地方法院之裁判書,而予以變造其主文、事實及理由欄所記載之內容,足使社會大眾誤信該變造之公文書,為法官職務上所製作由該法院公布之真正公文書之危險。自屬變造公文書之行為。(二)、至司法院網站之裁判書查詢頁面下說明欄另載有「本資料僅供參考,如與判決原本不符,以判決原本為準」字樣,係因裁判書正本乃由書記官依法官裁判書原本製作,司法院依書記官所製作正本之電子檔傳送司法院網站,如該正本與原本不符或因電子檔裁判書可能使用異體字或特殊字元,或民眾因未安裝適當軟體時,讀取時可能出現亂碼情況始予加註,自無礙司法院網站所公開之裁判書為公文書性質之認定。無製作權人自不得擅自予以增、刪或竄改該裁判書之內容。所為論斷及法律之適用,經核於法並無不合。上訴人等上訴意旨就原判決已說明之事項,仍執陳詞謂柯淑玲自司法院網站所下載之判決書,非公文書云云,而任意指摘原判決不當,並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又各案情節不同,難以比附援引,上訴意旨援引本院76年度台上字第5264號判決,謂變造文書影本不構成犯罪云云,並憑己見而為指摘,亦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最高法院106年台上字第827號判決參照)。

相關判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