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性之犯罪支配,認定成立共同正犯的參考判決

多數人出於共同犯罪之意思,彼此分工協力共同實行犯罪行為,彼此互為補充而完成犯罪,即多數行為人基於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者,為共同正犯,此即學說上所稱「功能性之犯罪支配」;在功能性犯罪支配概念下,多數人依其角色分配共同協力促成構成要件之實現,其中部分行為人雖未參與犯罪構成要件行為之實行,但其所參與之構成要件以外行為對於犯罪目的實現具有密切關聯不可或缺之地位者,實與參與犯罪構成要件行為無異,仍可成立共同正犯。原判決依憑上訴人之供述及證人即租賃仲介人員康益豪之證述,佐以卷附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毒品案查獲證物啟封紀錄、照片、嘉里大榮物流客戶簽收單、協創興業有限公司進口報單、貨櫃派送資料、房屋租賃契約書影本及法務部調查局鑑定書,以及扣案愷他命764包、汽車蠟5棧板(共計181箱)暨手機1支(含門號0000000000號SIM卡1張)等證據資料,據以說明上訴人於扣案之愷他命在香港九龍地區起運前,即已先接受綽號「黃大哥」口頭委託簽收毒品並收受租賃廠房之費用,嗣其為供走私入境毒品藏放之用而在桃園市租賃廠房,再由另一位不詳姓名年籍之共同正犯與上訴人確認行動電話聯繫管道暢通,可隨時指派上訴人至該廠房收貨(愷他命),其後始由綽號「黃大哥」者將夾藏愷他命之汽車蠟鐵盒貨櫃送交不知情之運輸業者運送抵臺,上訴人並於接獲指示在所承租之廠房簽收該貨品時,為警及時查獲等情(見原判決第6頁第11行至第7頁倒數第4行、第9頁第15至22行)。雖上訴人所參與係走私及運輸毒品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惟該部分行為(即租用藏放毒品之倉庫及簽收毒品)對於本件走私及運輸愷他命犯罪目的之實現具有密切而不可或缺之重要關聯,且綽號「黃大哥」者應允上訴人完成其分擔之任務後共可獲45萬元之鉅額酬勞,可見其與綽號「黃大哥」及「浩偉」等人仍具有共同犯意之聯絡,及分工協力共同實現本件走私及運輸愷他命之犯罪行為,彼此互為補充而完成犯罪,並非單純同謀共同正犯,堪認上訴人與「黃大哥」等人均係本件走私及運輸愷他命之共同正犯無疑。上訴意旨雖謂其並未參與走私及運輸愷他命之構成要件行為,而據以指摘原判決對於其與「黃大哥」等人如何謀議私運愷他命入境未予說明為不當云云。然依上述說明,上訴人非僅為同謀共同正犯,而係參與實行犯罪相關密切行為之共同正犯,故原判決就上訴人如何與其他人共同謀議本件犯罪行為,縱未加以說明,尚無違法可言。上訴意旨執此指摘原判決不當,依上述說明,要屬誤解,難認係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221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