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審因一審適用法條不當,撤銷改判,所認定之犯罪情節,又較第一審為重,宣處較高刑期,於法並無不合

刑事訴訟法第370 條第1 項所定:「由被告上訴或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者,第二審法院不得諭知較重於原審判決之刑。但因原審判決適用法條不當而撤銷之者,不在此限。」學理上以上訴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稱之,其前段規定為原則,但書規定為例外;上開但書規定,係指舉凡變更原審判決所引用之刑罰法條(無論刑法總則、分則或特別刑法,均包括在內),皆不受上訴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之限制,俾合理、充分評價行為人的犯行,以實現實體的正義。原判決係以上訴人先與簡文科訂立系爭委任書,再以非法清理廢棄物方式,將系爭一般事業廢棄物回填在系爭農地上,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該兩行為間有局部之重疊,具有高度關聯性,應評價為一行為,而觸犯背信、非法清理廢棄物罪名,屬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非法清理廢棄物罪處斷,第一審僅認定上訴人係犯非法清理廢棄物罪,未就背信部分論處,洵有違誤為由,撤銷第一審不當之科刑判決。因第一審判決適用法條已有不當,原審將之撤銷改判,所認定之犯罪情節,又較第一審為重,宣處較高刑期,於法並無不合。此部分上訴意旨,自作主張,難認為第三審上訴之合法理由,應認其關於非法清理廢棄物罪部分之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至於上訴人想像競合犯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背信罪部分,係屬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5款所列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之案件,上揭非法清理廢棄物罪部分之上訴,既屬不合法律上之程式,而應從程序上駁回,則此背信輕罪部分,自無從適用審判不可分原則為實體上審判,而應一併駁回(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263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