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626號刑事判決

(一)民國九十二年十二月一日警察職權行使法施行後,已將警員依法可為之盤查勤務,依其發動門檻、要件、對象不同,分別規定於第六條、第八條。此觀諸同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警察於公共場所或合法進入之場所,得對於下列各款之人查證其身分:……」、第八條第一項規定「警察對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交通工具,得予以攔停並採行下列措施:……」即明。亦即同法第八條已別於第六條規定就「交通工具」之攔停、駕駛人之身分查證情形另有規範。而同法第一條揭櫫立法之目的為:「為規範警察依法行使職權,以保障人民權益,維持公共秩序,保護社會安全,特制定本法。」參諸同法第三條第一項規定:「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足認立法者基於法律保留及比例原則,要求警察職權之行使,須於法律授權範圍內,謙抑為之。至於是否行使職權與行使職權時所選擇之手段,其裁量之餘地,則應就各個案件影響層面之廣狹、執行者面臨之狀況是否緊急,如不行使職權所可能造成之危害程度等以及其他一切情狀各別具體判斷。惟警察執行勤務時,常處於不可測之風險中,甚至生死懸於一線之間,其決斷須依其個人素養、學識、經驗,即時反應,無從在當下以縝密理論反覆思索驗證。(二)警察因執行具體犯罪偵查司法警察職務與一般維護治安之警察任務之不同,具有雙重身分,執行之程序是否合法,應視所執行職務之性質而定。如係執行司法警察之犯罪偵查職務,須符合刑事訴訟法有關搜索之規定,其扣押可為證據或得沒收之物,始告合法;惟若執行一般維護治安之警察任務,其執行程序是否合法,則依警察職權行使法觀察之。警察職權行使法第六條所定查驗身分之地點雖明定為公共場所或合法進入之場所,但依同法第八條,警察對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交通工具,如予攔停,因駕駛人或乘客有異常舉動而合理懷疑其將有危害行為時,如有合理懷疑認有強制其離車之必要時,在必要範圍,且未中斷取締行為中,是否得以進入車輛駛入之處所,實施警察職權行使法第八條所列查證、檢查、接受酒精濃度測試等動作,條文雖未如第六條明定,依立法過程各條文版本以觀,容有立法疏漏,惟應依發動取締行為地點是否在公共場所,再依警察所為取締過程,有無違反比例原則等綜合認定之,始符立法本旨(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626號刑事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