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賣毒品之著手認定(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478號判決參照)

按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不遂者,為未遂犯,刑法第二十五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所謂犯罪之著手,係指行為人主觀上有實行犯罪之決意,客觀上並有開始實行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或其緊密之行為,而尚未發生犯罪之結果者而言。若僅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以前之準備行動,則屬預備行為。又刑罰法律所規定之販賣罪,可以區分為(1)意圖營利而販入、(2)意圖營利而販入並賣出、(3)基於販入以外之其他原因而持有,嗣意圖營利而賣出等不同類型。前述(1)、(2)販賣罪係以意圖營利而販入,為著手於販賣行為之實行;(3)之情形,則以另行起意販賣,向外求售或供買方看貨或與之議價時,或為其他實行犯意之行為者,為其犯罪之著手。至於販賣行為之完成與否,胥賴標的物是否交付作為既、未遂之判斷。本件原判決雖以呂○○及證人許○○均稱呂○○及簡○○並無主動向許○○兜售毒品,亦未就買賣標的物有所特定,僅止於詢價階段,復佐以卷附呂○○、簡○○二人間與許○○之通訊監察譯文,未就交易毒品之價格、數量、時間、地點等重要事項有任何討論,且簡○○與許○○相約見面時更無提出任何毒品以供確認並完成論價,尚與已著手實行販賣之構成要件行為不合為由,資為有利於被告二人之論據(見原判決第8頁)。然原判決理由引用許○○於偵、審中與呂○○於第一審審理中均一致證稱,呂○○有為許○○向簡○○詢問100顆毒品MDMA之價格後向許○○報價23,000元,嗣呂○○以簡訊發送簡○○之行動電話號碼給許○○,由許○○直接與簡○○聯絡相約見面後,許○○因簡○○在現場調高價格為25,000元而交易未成之情,卷查簡○○於原審亦供承其與許○○見面時是談100顆毒品MDMA之價格為25,000元等語(見原審卷第66頁),則可否認呂○○、簡○○與許○○間未就交易毒品種類、數量、價格、時間、地點等重要事項有所接洽聯繫?尚值商榷。再參酌卷附許○○與呂○○、簡○○間於100年12月23日之通訊監察譯文(見第一審卷第72頁正、背面),許○○先於同日晚間7時39分許電詢呂○○:「你問他看怎樣,如果沒有那個…」,復於同日晚間10時2分再度以電話詢問呂○○:「有了是不是?」呂○○答:「嗯」,嗣因呂○○不方便出門,許○○再於同日晚間10時21分通話中對呂○○稱:「還是叫他跟我那個就好」各等語,上開通話內容,並據許○○於第一審證稱係伊詢問呂○○有沒有毒品MDMA,呂○○當時說他朋友手邊有毒品MDMA,他要介紹他朋友給伊等情(見第一審卷第103頁)。而呂○○以簡訊傳送簡○○持用之行動電話號碼給許○○後,許○○即與簡○○於同日晚間10時25分46秒、同日晚間10時35分45秒通話,彼等僅表示各自所在位置後即相約見面,並未談論聯絡原因及面會之目的,是否表示呂○○已將許○○欲購買之毒品種類、數量及價格告知簡○○?且簡○○與許○○約定見面地點前,更明確表示「我先『傳』好一下」、「我先弄一弄阿」等語,所稱「傳」好一下,是否為台語,亦即準備毒品之意?可否認簡○○已備妥毒品MDMA供交易,而與許○○約定交易地點?均待釐清究明。以上各情攸關呂○○、簡○○究否已著手於販賣第二級毒品MDMA之構成要件行為,或僅止於買賣準備聯絡之預備行為?原判決未綜合全部卷證資料,審酌判斷,亦未敘明其取捨許○○上開證述及各該通話內容所憑理由,自有調查職責未盡及判決理由矛盾、不備之違法。(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478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