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倘被告以外之人未於審判中到庭陳述,即無條文中「與審判中不符」可言,應無適用上開規定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規定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訴人、被害人及共同被告等)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依該條規定,此傳聞法則例外得為證據之情形,必其陳述具備下列三要件,始有其適用:被告以外之人先前於審判外之警詢陳述「與審判中不符」;審判外之陳述較審判中之陳述「具有較可信的情況保證」(可信性要件);「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必要性要件)。適用上述規定,應就被告以外之人於警詢與審判中之陳述,互相比較,查明二者有何不符(包括其陳述自身前後不符,或其前甚詳細,於後則簡略),前者何以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及如何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倘被告以外之人未於審判中到庭陳述,即無不符可言,自無上開傳聞例外規定之適用。查A女之警詢陳述係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陳述,為傳聞證據,原則上無證據能力,上訴人及其辯護人於原審已爭執其證據能力(見原審卷第28頁、第84頁背面、第92頁),原判決對於A女之警詢筆錄,未依上開規定說明其證據能力之有無,而以第一審法院勘驗A女於警詢及偵查中錄影光碟結果,A女於警詢中供述各情,係依其自由意思,經比較A女於警詢及偵訊中之陳述,以A女於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偵訊前,已因其父母之介入、干擾或串偽,嚴重影響A女證述內容及作證意願,A女於警詢時之證言,相較於其在檢察官偵查中所證,具特別可信之情事,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之規定,認A女於警詢之證言具有證據能力等旨(見原判決理由欄貳、一),並大量援引A女於警詢中相關供述各情,資為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然稽諸事實審法院相關筆錄之記載,事實審法院未曾傳喚A女於審判中到庭陳述,原判決僅比較A女於警詢及偵訊中之陳述,以A女於警詢時所述,係依其自由意思,具有較為可信之特別情況,而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之規定,認A女警詢時不利於上訴人之陳述,具有證據能力,並以之為認定上訴人確有上開犯行之主要論據,顯與上開傳聞例外之規定不合,其採證自屬違背證據法則(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742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