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供述證據,可能涵括傳聞與非傳聞,應分別情形定其證據能力之有無

被告以外之人所為之供述,究為傳聞或非傳聞,應求之待證事實與該一供述者之知覺間之關係如何為定,供述者所為知覺體驗之內容,以之為待證事實者,自非傳聞,若供述者僅係傳述他人,亦即與待證事實有直接知覺之人之見聞者,則為傳聞,同一供述證據,可能涵括傳聞與非傳聞,應分別情形定其證據能力之有無。依原判決理由參、一之(五)、(七)所引證人即A女之幼稚園老師D女、幼稚園園長E女(以上二人真實姓名、年籍資料均詳卷)於偵查中之證詞,其中關於A女所呈現之精神狀況、A女如何以玩偶模擬上訴人性侵害過程及其等如何向社會處通報本案等情之供述,固屬其二人實際體驗知覺之內容,並非傳聞,但就上訴人有無以手指碰觸A女陰部乙節,因其等並未直接知覺供述內容之事實,僅屬轉述A女之供述,則為傳聞。原判決未予分別釐清非傳聞與傳聞部分之供述,全然認係D女、E女親身見聞體驗之事實,難謂適法(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742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