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期日應調查之證據,以得據以推翻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而為不同之認定者,才有意義

審判期日應調查之證據,係指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在客觀上顯有調查必要性之證據而言,故其範圍並非漫無限制,必其證據與判斷待證事實之有無,具有關聯性,得據以推翻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而為不同之認定者,才有意義,若所欲證明之事項已臻明瞭,自欠缺調查之必要性(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094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