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手實行犯罪行為繼續中轉化(或變更)其犯意(即犯意之升高或降低)

按行為始於著手,故行為人於著手之際具有何種犯罪故意,原則上自應負該種犯罪故意之責任。惟行為人若在著手實行犯罪行為繼續中轉化(或變更)其犯意(即犯意之升高或降低),亦即就同一被害客體,轉化原來之犯意,改依其他犯意繼續實行犯罪行為,致其犯意轉化前後二階段所為,分別該當於不同構成要件之罪名,則行為人轉化犯意前後二階段行為如屬可分之數行為,且係分別該當於不同構成要件之罪名,即應予分論併罰。徵諸原判決事實之認定及其理由說明:上訴人本案對A女強制性交未得逞後,旋改對A女為強制猥褻犯行,斯時強制性交犯行既因未遂而終了,兩罪即屬可分,無從「被評價為一罪」,難認係犯意轉化(變更)或依吸收法理論以一罪(原判決第6頁)。則依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上訴人既另行起意對A女為強制猥褻犯行,原判決因認其與前已完成之強制性交未遂犯行應予分論併罰,其適用法律並無不合。上訴意旨(三)仍執其本件全部之行為應依吸收關係論以強制性交未遂一罪云云,而為指摘,亦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最高法院刑事107年度台上字第674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