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上的肇事逃逸罪,在主觀上則須行為人對致人死傷之事實有所認識,並進而決意擅自逃離肇事現場,為其要件。而所謂「認識」並不以行為人明知致人死傷之事實為必要,祇須行為人可預見因肇事而發生致人死傷之結果,即足當之

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致人死傷逃逸罪之成立,在客觀上須行為人有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且致人死傷而逃逸之行為,在主觀上則須行為人對致人死傷之事實有所認識,並進而決意擅自逃離肇事現場,為其要件。惟此所謂「認識」並不以行為人明知致人死傷之事實為必要,祇須行為人可預見因肇事而發生致人死傷之結果,即足當之,亦不以事故之發生須有過失責任為要件。考其立法目的乃在維護交通安全,加強救護,俾減少被害人死傷,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對被害人即時救護,並避免事故現場零亂造成更多之傷亡,規範肇事人有留置現場等待或協助救護,並確認被害人已經獲得救護、或無隱瞞而讓被害人、執法人員或其他相關人員得知其真實身分、或得被害人同意後,始得離去,方符合上開肇事致人死傷逃逸罪之立法目的。原判決依憑上訴人之供述、告訴人之證述、本件道路交通事故之相關資料、現場監視錄影光碟、監視錄影截取影像資料、黃宇屏之醫院診斷證明書等證據資料綜合判斷後,認定上訴人騎機車闖紅燈,致告訴人閃避不及人車倒地而受傷。上訴人肇事後,明知告訴人已人車倒地,仍逕自逃逸。並說明依上訴人警詢、偵查供述,可知上訴人於案發時便知悉其所騎乘之機車闖紅燈,導致告訴人人車倒地,並因事故發出聲響,上訴人應可預見,告訴人有高度可能因上訴人闖紅燈之行為而受傷,竟未盡在場救護或採取其他必要之措施之義務,逕逃離現場,堪認上訴人主觀上確具有肇事逃逸故意無訛,所辯主觀上無犯罪故意等語,均難採取,已就上訴人所辯如何不可採,詳為指駁論述,並無上訴意旨所指理由不備或矛盾之違法(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415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