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供述案例(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96號判決)

刑法上所謂「自白」,係指行為人對自己犯罪事實之全部或主要部分為肯定之供述者而言。原判決以上訴人被警方逮捕時所為之陳述(即警員詢以:「很惡質嗎?」;上訴人答稱:「垃圾,那個是社會的垃圾」;警員復詢以:「這樣喔,所以你把他按下去?」;上訴人答稱:「也不是故意的啊」等語),認係上訴人在審判外所為不利於己之「自白」,而採為其犯罪之證據。惟上訴人於警員詢問「很惡質嗎?」、「所以你把他按下去?」後,雖分別答稱:「垃圾,那個是社會的垃圾」、「也不是故意的啊」云云,但其所答內容語焉不詳,似未對本件持槍殺人之犯罪事實為明確肯定之供述。究竟其所稱之「垃圾」,係指何人或何物?另其所稱「也不是故意的啊」,其真意為何?是否指其並非故意開槍射殺被害人?抑有其他含意?上述疑點亦與上訴人前揭陳述是否為本件犯罪之自白有關,亦有一併加以究明釐清之必要。原審未就此項疑點對上訴人及逮捕上訴人之警員詳加究詰釐清明白,遽認上訴人於被警方逮捕時已自白本件犯罪事實,而採為上訴人犯罪之證據,亦嫌調查未盡(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96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