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因變更起訴罪名,致其構成犯罪事實因此新增或變更,應就新增或變更事實,予以告知或訊問

聯絡我們(台北所)聯絡我們(桃園所)

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此乃被告在刑事訴訟上應受告知之權利,為行使防禦權之前提。又上開條文雖僅就犯罪嫌疑及罪名而為應告知之規定,但若因變更起訴罪名,其構成犯罪事實,因之新增或變更者,至遲應於審判期日踐行上開告知之程序,使被告知悉而充分行使其防禦權,始能避免突襲性裁判,而確保其權益。否則,如僅就原起訴之犯罪事實及罪名調查、辯論終結後,擴及起訴書所記載罪名以外之犯罪事實或變更起訴書所引應適用之法條而為判決,就此等未經告知之犯罪事實及新罪名而言,無異剝奪被告依同法第96條、第289條等規定所應享有之辯明罪嫌及辯論(護)等程序權,其所踐行之訴訟程序,即難謂於法無違。依原判決所認定之事實,林○○係○○縣議會議員,緣○○縣政府每年均編列600 萬元地方建設經費補助予各議員統籌運用,而各議員於其項目經費範圍內均有建議補助之職務權限,林○○本應珍惜民意付託,善用公帑,提出適切之補助建議,以增進○○縣民之福祉。竟於96年、98年間,各基於對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之犯意,由蘇○○依林○○選區內之教會名單,持申請表、概算表及加註簽條等文書,交予林○○在教會申請表上,批示建請○○縣政府同意補助金額之簽條,於各年度屏東縣政府地方建設經費補助款範圍內,建議○○縣政府補助該特定教會採購電腦設備等,而行使其建議○○縣政府補助民間團體之職權。蘇○○再將依前開補助金額計算約2 成之賄款交付林○○收受,以為對價,各次建議補助時間及賄款收受金額、年度等詳如附表林○○部分所示。蘇○○再持前開之各教會申請資料,向○○縣政府研考處提出申請,經研考處同意備案後,再轉由同府承辦之宗教禮俗科辦理,經該科承辦人審查,並將補助款之申請經呈上級核可後,如數核撥予如附表所示之教會,再由不知情之各教會人員將縣府補助之金額領出後交予電腦廠商曾○○或林○○,由曾○○轉交 2成3至2成5之佣金予蘇○○等情(見原判決第4、5 頁)。其於理由內敘明:林○○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 條第1項第3款之對於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罪,爰變更檢察官所引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 款(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罪)之起訴法條等由(見原判決第29、30頁)。此與檢察官起訴書所載:林○○與廠商即蘇○○等3 人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犯意聯絡,由廠商假意協助如附表所示之教會人員向○○縣政府爭取補助經費以採購投影機及電腦設備等,除給付回扣外,並有浮報價格,詐得市價以外之公帑等情,而有共同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之犯行等事實,未盡相同。原審於審判期日,審判長雖告知林○○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款、第3款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對於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等罪名,惟僅就起訴書所載犯罪事實加以訊問,未就原判決所認定之前揭事實予以告知或訊問,使林○○有充分辯解及防禦之機會(見原審更一卷第241、321、322 頁),遽行判決,有礙其訴訟防禦權之行使,尚有未合(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011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