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契約之相關實務、判決

Last Updated on 2021-05-29 by 建律法律事務所

▲最高法院63年台上字第1989號民事判例
契約之合意解除與法定解除權之行使性質不同,效果亦異。前者契約行為,即以第二次契約解除第一次契約,其契約已全部或一部履行者,除有特別約定外,並不當然適用民法第二百五十九條關於回復原狀之規定。後者為單獨行為,其發生效力與否,端視有無法定解除原因之存在,既無待他方當事人之承諾,更不因他方當事人之不反對而成為合意解除。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213號民事判決同旨(裁判日期1060517)
#合意解除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209號民事判決
查契約之合意解除與法定解除權之行使而解除者不同,效果亦異,契約之合意解除乃契約行為,即以第二次契約解除第一次契約,其契約已全部或一部履行者,除有特別約定外,並不當然適用或準用民法關於契約解除之規定 (例如民法第二百五十九條、第二百六十條) ,故合意解除後應負之義務,乃係另一法律關係,既非主債務之變形,亦非主債務之從債務,故除保證契約另有訂定外,應不在保證債務範圍之內。
#合意解除
▲最高法院80年台上字第915號民事判決
買賣契約一經雙方當事人協議解除即歸消滅,解除效果既經發生,即無債務不履行問題,自無從對於合意解除契約之契約發生解除權。至契約當事人互負回復原狀義務,為契約解除後發生之效果,其不履行尚不得據以解除合意解除契約之契約。
#合意解除
▲最高法院95年台上字第13號民事判決
按民法第二百六十條固規定解除權之行使,不妨害損害賠償之請求。但此所謂損害賠償,係指債務人債務不履行、給付不能或遲延給付,因債權人解除契約時債權人已經發生之損害賠償而言。故契約之解除,如係基於契約當事人兩造之合意,除另有特約外,當事人之一方自不得本於合意解除,再依民法第二百六十條規定,請求損害賠償。
#合意解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