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得利之參考判決

1.按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雖有法律上之原因,而其後已不存在者,亦同,民法第179條定有明文。惟按不當得利,係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而言,類型可區分為「給付型」與「非給付型」之不當得利,前者係基於受損人之給付而發生之不當得利,後者乃由於給付以外之行為(受損人、受益人、第三人之行為)或法律規定或事件所成立之不當得利。被上訴人主張其因施作系爭追加工程而為給付,致上訴人受有不當得利,自應就上訴人受有利益及無法律上之原因負舉證之責。2.查原審業已認定就系爭追加工程部分,兩造間無承攬契約存在,被上訴人對此亦未聲明不服,故被上訴人就超出系爭合約約定範圍外之部分為給付,已與系爭合約債之本旨不相符合,且上訴人一再主張系爭追加工程對之並無利益,日後亦將拆除等語,則就系爭追加工程部分之工程款,自屬上訴人原本無意支出之費用,違反其意願。顯見就系爭追加工程之施作,對上訴人而言有強迫得利之情事,難認有增益上訴人財產利益可言,核與不當得利之要件仍有未合,是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79條規定請求上訴人給付追加工程款1萬9,603元本息,自不應准許(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建上字第72號民事判決參照)。

按動產因附合而為不動產之重要成分者,不動產所有人,取得動產所有權;又因前述規定而受損害者,得依關於不當得利之規定,請求償還價額。民法第811條、第816條分別定有明文。前開「民法第816條規範意義有二,一為宣示不當得利請求權,縱使財產上損益變動係依法(例如第811條至第815條規定)而發生,仍屬無法律上原因。其二係指明此本質上為不當得利,故本法第179條至第183條均在準用之列,僅特別排除第181條關於不當得利返還客體規定之適用。因添附而受損害者,依關於不當得利之規定請求因添附而受利益者返還其所受之利益時,僅得適用本法第181條但書規定請求『償還價額』,不能適用同條本文規定,請求返還『利益原形』,以貫徹添附制度重新分配添附物所有權歸屬、使所有權單一化、禁止添附物再行分割之立法意旨。…又添附行為如該當侵權行為之要件,自有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適用,乃屬當然」(98年1月23日民法第816條修正理由參照)。次按,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又不當得利之受領人,不知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其所受之利益已不存在者,免負返還或償還價額之責任。民法第179條前段、第182條第1項亦規定甚明。是惡意無權占有人由於不法管理而就其所占有之物為添附時,如依不當得利之規定向受益人請求返還其因添附所受之利益,受益人卻不欲享有因不法管理所生之利益時,應許其以強迫得利為由,抗辯利益不存在。而所謂強迫得利,乃指就受益人之財產狀況觀察,形式上雖因他人行為存有得利之情形,然該增加之利益對其而言,實屬違反其個人意見,非在其所計劃之範圍內。對於此種強加於他人財產之利益,受益人原本得依侵權行為之規定,請求回復原狀,或依所有權之物上請求權規定請求除去其妨害。故此情形仍使受益人負擔償還客觀價額之責任,實有不公,此時應就受益人主觀上之經濟計劃為衡量,考量其個人關係、財產之利用計畫與安排,依具體情形認定其財產是否仍有利益,亦即就受益人整體財產而為觀察,該利益是否仍然存在,倘受益人主觀上均無此增加利益之計劃存在,其應無任何利益獲得可言,得主張利益不存在,為拒絕還利益之抗辯(參學者王澤鑑著「不當得利」,2002年3月版,第249至250頁;鄭冠宇著「不法管理、添附與不當得利」,收於元照出版公司「不當得利專題研究」,2016年7月版,第238至239頁)(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字第789號民事判決參照)。

就上開未准許上訴人請求部分,上訴人於本審中另追加依不當得利規定為請求。惟按不當得利,係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而言,類型可區分為「給付型」與「非給付型」之不當得利,前者係基於受損人之給付而發生之不當得利,後者乃由於給付以外之行為(受損人、受益人、第三人之行為)或法律規定或事件所成立之不當得利。本件係上訴人因施作而為給付,其主張被上訴人有不當得利云云,自應就被上訴人受有利益及無法律上之原因負舉證之責。查上訴人主觀上本於系爭承攬契約之原因,就超出契約約定外之部分為給付,不僅與債之本旨不符,且屬被上訴人原本無意支出之費用,違反其等意願,被上訴人依法本得請求上訴人拆除再依契約之約定完成工作,可見上訴人超出契約外之施作,有強迫得利之情事,難認有增益被上訴人財產利益可言,核與不當得利之要件仍有未合,而不應准許(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第779號民事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