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出(製造)毒品的來源,解釋上包括「供出製造毒品原料(含前階段半成品、毒品先驅成分之原料)」及「提供資金、技術、場地、設備者之相關資料」(最高法院103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六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會議日期103/04/01
討論事項:
一○二年刑議字第九號提案
刑四庭(原刑六庭)提議:
甲製造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被查獲後,供出製造毒品之原料(如含毒品先驅成分之感冒藥)係向知情乙購得,或供出知情丙係提供技術、資金、場地及必要設備者,或供出丁係前階段製毒者之相關資料(諸如姓名、年籍、住居所或其他足資辨別之特徵等),因而查獲上述之他人,是否均能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第一項之規定減免其刑?

甲說:否定說。

(一)就文義解釋而言: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第一項規定「犯第四條至第八條、第十條或第十一條之罪,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其「毒品」一詞,依同條例第二條第一項規定,文義明確,要無擴張解釋「供出製造毒品原料之來源」,亦屬「供出毒品來源」。同理,條文既規定「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自不能未「供出毒品來源」,僅供出其他正犯或共犯,即得邀此減免其刑之寬典。
(二)製造甲基安非他命常以感冒藥(例如含假麻黃鹼成分之感冒藥)作原料,經化學過程煉製而成,經媒體報導為一般人所認識之事。惟感冒藥既非管制之毒品,乙售藥時雖知甲為製毒而購入,但乙售藥之行為既非不法,縱甲以之煉製成毒品,經查獲而供出乙,乙以售藥營生,難謂有幫助甲製毒之意思,甲供出向乙買受感冒藥作原料,仍與上開要件不符,無從援引上開規定減免其刑。
(三)丙、丁,雖係提供製毒所不可或缺之技術、資金、場地、必要設備、半成品,應係甲製造毒品行為之正犯或共犯,甲雖供出丙、丁,但不符「供出毒品來源」之要件,自不能減免其刑。

乙說:肯定說。

(一)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第一項之「供出毒品來源」之解釋,在毒品之施用、販賣、運輸等犯罪,有其上游毒品來源之前手,但製造毒品行為,本即從無到有之過程,原則上無第二條第一項之「毒品」來源,製毒者本身即毒品之源頭,將毒品原料加工製成毒品。如必以「供出毒品來源」,為其必要之要件,則製造毒品者,自無從適用該條項規定減免其刑。
(二)由立法意旨以觀:為有效破獲上游之製毒組織,鼓勵毒販供出所涉案件毒品之來源,擴大落實毒品之追查,俾有效斷絕毒品之供給,以杜絕毒品氾濫,對查獲之毒販願意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採行寬厚之刑事政策,擴大適用範圍,並規定得減免其刑,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第一項之「供出毒品來源」,應擴張解釋包括「供出製造毒品原料之來源」。從而,乙如係知情而提供感冒藥等原料供甲製毒,甲供出乙因而查獲,即得援引該條項之規定減免其刑。又所稱『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係指犯罪行為人供出毒品來源之對向性正犯,或與其具有共同正犯、共犯(教唆犯、幫助犯)關係之毒品由來之人的相關資料,使調查或偵查犯罪之公務員得據以對之發動調查或偵查程式,並因此而確實查獲其人、其犯行者,即屬之。從而,甲供出丙、丁,因而查獲其人犯行,亦得適用該條項而減免其刑。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 公決。

決議:採乙說,文字修正如下:
(一)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第一項之「供出毒品來源」之解釋,在毒品之施用、販賣、運輸等犯罪,多有其上游毒品來源之前手,但製造毒品行為,本即從無到有之過程,原則上無第二條第一項之「毒品」來源,製毒者本身即毒品之源頭,將毒品原料加工製成毒品。如必以供出「毒品」來源,為其必要之要件,則製造毒品者,固無從適用該條項規定減免其刑。
(二)惟立法意旨係「為有效破獲上游之製毒組織,鼓勵毒販供出所涉案件毒品之來源,擴大落實毒品之追查,俾有效斷絕毒品之供給,以杜絕毒品氾濫,對查獲之毒販願意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採行寬厚之刑事政策,擴大適用範圍,並規定得減免其刑」,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第一項之「供出毒品來源」,應解釋包括「供出製造毒品原料(含前階段半成品、毒品先驅成分之原料)」及「提供資金、技術、場地、設備者之相關資料」。從而,乙如係知情而提供感冒藥等原料供甲製毒,甲供出乙因而查獲,即得援引該條項之規定減免其刑。又所稱「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係指犯罪行為人供出毒品來源之對向性正犯,或與其具有共同正犯、共犯(教唆犯、幫助犯)關係之毒品由來之人的相關資料,使調查或偵查犯罪之公務員得據以對之發動調查或偵查程序,並因此而確實查獲其人、其犯行者,即屬之。從而,甲供出丙、丁,因而查獲其人犯行,亦得適用該條項而減免其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