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示給付關係中,若補償關係有瑕疵,被指示人可否向收取人(領取人)主張不當得利?

否定見解

  • 按於指示給付關係中,被指示人係為履行其與指示人間之約定,始向領取人(第三人)給付,被指示人對於領取人,原無給付之目的存在。苟被指示人與指示人間之關係不存在(或不成立、無效或被撤銷、解除),被指示人應僅得向指示人請求返還其無法律上原因所受之利益。至領取人所受之利益,原係本於指示人而非被指示人之給付,即被指示人與第三人間尚無給付關係存在,自無從成立不當得利之法律關係(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633號判決參照)。
  • 按第三人利益契約,乃當事人之一方與他方約定,由他方向第三人為一定之給付,第三人因此取得直接請求他方給付權利之契約。倘第三人並未取得直接請求他方給付之權利,即僅為當事人與第三人間之指示給付關係,尚非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所規定之第三人利益契約。又於指示給付關係中,被指示人係為履行其與指示人間之約定,始向領取人(第三人)給付,被指示人對於領取人原無給付之目的存在。苟被指示人與指示人間之法律關係不存在(或不成立、無效或被撤銷、解除),被指示人應僅得向指示人請求返還其無法律上原因所受之利益。至領取人所受之利益,原係本於指示人而非被指示人之給付,即被指示人與第三人間尚無給付關係存在,自無從成立不當得利之法律關係(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82號判決參照)。

肯定見解

  • 按無法律上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雖有法律上之原因,而其後已不存在者亦同,民法第179條定有明文。又按不當得利之受領人,以其所受者,無償讓與他人,而受領人因此免負返還義務者,第三人於其所免返還義務之限度內,負返還責任,民法第183條定有明文。而民法第183條立法意旨:「本於不當得利之請求權,以原則論,僅有對人之效力,祇能對於受領人主張之。故不當得利之受領人,以其所受利益之全部或一部,讓與第三人,而不索報償時,受領人得免返還義務之全部或一部,第三人亦無返還之責。然似此辦理,不足以保護債權人,故本法以第三人為無直接法律上原因而由債務人受利益之人,仍使其負返還之責,以保護債權人之利益。」。又不當得利法制之建構,無非以調整當事人間之利益取得為目的,亦即處理財產變動,於違反公平或公義,或抵觸正法,或欠缺權利或債權時之情形,如何命受益人返還該利益之制度。學說雖有不同,然如就具體案件各別審認是否合於不當得利要件時,雖可區別為基於給付之不當得利,與其他事由(或稱非給付類型)不當得利。然就上開法建置目的並無不同,是於具體個案,就受益人權益之取得評價結果,依一般人通念,如認與上開法價值評價有違,而有予以調整之必要時,應認受益人取得或保有該權利,即屬不當得利。故於涉及三人間給付關係(即指示人、被指示人及領取人)時,例如被指示人依指示人之指示,對領取人為給與行為,雖最高法院判決見解曾認為在此情形下,領取人和被指示人間並無給付關係,所以領取人與被指示人間無從成立不當得利法律關係,但本院參考上述民法第183條規定之立法精神及不當得利法制之建構,於涉及三人間給付關係,若指示人無從返還其利益與被指示人,但指示人與領取人(第三人)間之法律關係為無償行為,且由財產的損益變動觀之,領取人(第三人)是直接自被指示人處取得利益,雖領取人(第三人)與被指示人間無給付關係,仍應認被指示人可依不當得利之規定,直接向領取人(第三人)請求返還不當利益,較符合公平(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6年度重上更(一)字第10號判決參照)。另本判決嗣經上訴,最高法院仍維持原審判決,節錄如下。
  • 按民法第179條規定之不當得利,凡無法律上之原因,而一方受利益,致他方受損害,即可成立。給付原因之欠缺,為無法律上原因之一種;受益之方法,無論出於受益人之行為或受害人之行為,受害人均有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4號判決參照)。

 

ps.此一實務見解的差異,後續宜繼續追蹤。

【站內搜索律師推薦關鍵字】不當得利、民法第183條、統一說、給付型不當得利、非給付型不當得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