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備形式證據力,仍需調查實質證據力

按私文書之真正,經他造自認或不爭執,且無因他項陳述可認為爭執者,固應認有形式證據力,但該文書有無實質證據力,仍應由事實審法院本於自由心證判斷之。就防水工程、三合板內外門工程部分,被上訴人提出請款單之形式真正,固為上訴人所不爭執,張世華且就三合板內外門工程請款單二萬一千三百元中之一萬六千三百元部分自認,為原審確定之事實。惟上訴人既否認該請款單所示金額或其餘金額之實質真正,抗辯被上訴人未實際支出,自應由主張有利於己事實之被上訴人,就其確實支出該請款單上金額之工程費用部分,負證明之責任。乃原審徒以請款單形式真正,即認其具有實質證據力,而未命被上訴人負證明責任,其自由心證之運用,已有違誤(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2471號判決參照)。

按認定事實應憑證據,法院採為認定事實之證據,不僅應與卷內資料相符,且必於訟爭事實有相當之證明力,即該證據須在經驗法則上或經由論理法則之作用,得以證明待證事實為真實者而後可。又私文書之真正,如他造當事人有爭執者,則舉證人應負證其真正之責;且於形式證據力具備後,法院尚須就其中之記載調查是否與系爭事項有關,且屬可信,始有實質證據力之可言(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073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