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動產律師:公寓大廈樓梯間裝設監視器,請求拆除監視器及請求賠償的法律依據

常會有民眾來電詢問本所律師有關公寓大廈私設監視器的法律問題,主要是在於可否要求拆除?要求拆除的法律依據?可否要求賠償?本所律師整理了一些法規跟判決,讓民眾稍作了解。

▲實務上常見的請求拆除監視器的法律依據(請求排除侵害的請求權基礎):

以下所列,是本所律師蒐集相關判決所做的整理,並不代表全部的個案上一律可以做為法律依據。

1.民法第18條:

參民法第18條規定「人格權受侵害時,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時,得請求防止之。前項情形,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得請求損害賠償或慰撫金。」
首先,樓梯間設置監視器,可能侵害到的權利為隱私權以及肖像權,此二者屬於民法第18條第1項之「人格權」,因此若認為隱私權或肖像權受到侵害,則可依據上開法條主張排除該侵害。
再來,就是要討論人格權究竟有無受到侵害的部分?(此部分由法院依個案認定,以下整理一些判決理由以及判斷標準)
(1)隱私權之保護並非毫無限制,必以主張隱私權之人對於該隱私有合理之期待為原則。
部分實務見解認為,隱私權係以保護個人私生活及不讓他人得知或無端干預其個人私的領域之權利,隱私權雖為民法所明文保護,且為貫徹憲法保障基本人權所不可或缺,然隱私權之保護並非毫無限制,必以主張隱私權之人對於該隱私有合理之期待為原則,此由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3條第2項規定:「前項所稱之通訊,以有事實足認受監察人對其通訊內容有隱私或秘密之合理期待者為限。」可知。一般人對於其私生活之領域,固有隱私之合理期待,而有不被他人得知其在該私生活領域之範圍內所為舉動之權利,然對於非在私生活領域範圍內所為之舉動,即難謂有隱私之合理期待,此為至明之理(台灣台北地方法院104年度北簡字第2518號判決參照)。
(2)公寓大廈的梯間,屬於公領域,從隱私權的保障角度出發,不能逕認為與私人領域的專有部分相同。
按公寓大廈樓梯間,屬區分所有權人或其占有輔助人得共用之空間(共用部分),為不特定人或多數人得共聞共見之公然開放之公眾場所(公領域),故難謂對於公寓大廈樓梯間隱私權之合理期待保護,必等同於專有部分內之合理期待保護(台灣台北地方法院104年度北簡字第2518號判決參照)。
(3)公寓住宅相鄰間裝設監視器行為,有無侵權行為之可歸責性及違法性之判斷,應依法益權衡原則及比例原則,就行為人行為之態樣、方式加以衡量,視其客觀上是否達違反現行法秩序所規範之價值程度而定。
(4)法院在衡量是否侵害隱私權或肖像權時,會去審酌「裝設的目的」、「裝設的位置」、「監視器拍攝範圍」、「拍攝到的內容對被拍攝人的影響」,具體判斷。

2.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民法第213條第1項:

        參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民法第213條第1項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者,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回復他方損害發生前之原狀。」可知,如果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權利,應回復他方損害發生前之原狀。

3.民法第767條第1項、民法第821條:

        參民法第767條第1項規定「所有人對於無權占有或侵奪其所有物者,得請求返還之。對於妨害其所有權者,得請求除去之。有妨害其所有權之虞者,得請求防止之。」、民法第821條「各共有人對於第三人,得就共有物之全部為本於所有權之請求。但回復共有物之請求,僅得為共有人全體之利益為之。」。而實務上也曾有判決認為在大樓的頂樓平台擅自架設監視器,屬於無權占有或侵奪其他區分所有權人之權益,判決架設者應拆除監視器並返還頂樓平台予全體共有人(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99年度上字第761號)。

4.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11條第1項:

參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11條第1項規定「共用部分及其相關設施之拆除、重大修繕或改良,應依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之決議為之。」另參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施行細則第3條規定「本條例所定區分所有權人之人數,其計算方式如下:一、區分所有權已登記者,按其登記人數計算。但數人共有一專有部分者,以一人計。二、區分所有權未登記者,依本條例第五十六條第一項圖說之標示,每一專有部分以一人計。」
常常會看到很多當事人依據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11條第1項規定,作為主張拆除監視器的依據,不過監視器的裝設與條文中的「設施之拆除、重大修繕或改良」要件,並不相符,因此此主張很難讓法院採信。

▲實務上常見的請求賠償依據(精神慰撫金的請求權基礎):

1.民法的規定

民法第18條第2項規定「前項情形,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得請求損害賠償或慰撫金。」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民法第195條第1項規定「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
此部分的損害賠償前提,是要法院認為安裝監視器的舉動有造成權利的侵害,才有討論的實益喔。另外要注意的是,民法第195條第1項規定須要「情節重大」才能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何謂情節重大,法無明文,法院在判斷的時候,可能會從使用場合、使用目的等因素為綜合之考量。

2.個人資料保護法

在有一些個案中,原告會主張監視器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的規定,主要是依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5條規定「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第19條規定「非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之蒐集或處理,除第6條第1項所規定資料外,應有特定目的,並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者:一、法律明文規定。二、與當事人有契約或類似契約之關係。三、當事人自行公開或其他已合法公開之個人資料。四、…。五、經當事人書面同意。六、與公共利益有關。七、個人資料取自於一般可得之來源。但當事人對該資料之禁止處理或利用,顯有更值得保護之重大利益者,不在此限。」;第20條規定「非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之利用,除第6條第1項所規定資料外,應於蒐集之特定目的必要範圍內為之。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為特定目的外之利用:一、法律明文規定。二、為增進公共利益。三、為免除當事人之生命、身體、自由或財產上之危險。四、為防止他人權益之重大危害。五、…。六、經當事人書面同意。」。
而法院在認定有無符合個人資料保護法的要件,主要是審酌是否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裝設目的)、是否屬於當事人自行公開或其他已合法公開之個人資料(梯間是否屬於公領域)等要件判斷。

 

【延伸站內連結】

【延伸站外連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