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證罪,只能告發,不能告訴

刑法的偽證罪可否提告?如何提告?

一、刑法上的偽證罪,是屬於侵害國家法益之犯罪,犯罪之被害人為國家,個人並非犯罪之直接被害人,僅得告發,不能告訴。理由具體說明如下。

二、偽證罪的相關法律規定:

刑法第168條

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署審判時或於檢察官偵查時,證人、鑑定人、通譯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或供後具結,而為虛偽陳述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事訴訟法第228條

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232條

犯罪之被害人,得為告訴。

刑事訴訟法第240條

不問何人知有犯罪嫌疑者,得為告發。

刑事訴訟法第241條

公務員因執行職務知有犯罪嫌疑者,應為告發。

三、偽證罪不能告訴,只能告發:

  1. 要討論這個問題前,先來看上開刑事訴訟法第232條規定,犯罪的被害人,得為告訴。這裡所謂的被害人,限於「直接被害」,也就是指「犯罪當時直接受有損害之人」。並不包括間接被害或附帶被害的情形。
    此部分的見解,可參最高法院刑事20年上字第55判例,裁判要旨:(二)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三條規定,犯罪之被害人得為告訴,所謂被害人,指因犯罪行為直接受害之人而言,至其他因犯罪間接或附帶受害之人,在民事上雖不失有請求賠償損害之權,但既非因犯罪直接受其侵害,即不得認為該條之被害人,因而陳告他人之犯罪事實,請求究辦,亦祇可謂為告發,不得以告訴論。又本判例已不再援用,但並不影響上開見解。
  2. 偽證罪依照目前的法院判決實務及學者見解,均認為是侵害國家法益(參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321號判例,裁判要旨:偽證罪係侵害國家法益之罪,因偽證而間接受害之人請求究辦,僅可認為告發而非告訴。對於縣司法處就其告發之刑事判決,不得向第二審檢察官申訴不服。),因此,個人,並不屬於刑事上告訴的直接被害人,不能「告訴」。
  3. 參考上述刑事訴訟法第240條的規定,可以透過告發的方式,請檢察官追究偽證罪之責任喔。

四、針對偽證罪提起告訴,檢察官仍應偵查:

參考上開刑事訴訟法第228條的規定,即使針對偽證罪提出告訴,檢察官仍應偵查喔。
以下節錄兩個判決,有興趣的網友們可以自己看一下喔。

  •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99年度台上字第4006號】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八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其為非告訴乃論之罪者,告訴僅為檢察官開始偵查之原因,既不以告訴為訴追條件,依前揭規定,此類案件縱非經被害人合法告訴,檢察官依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仍應即開始偵查,並就偵查結果,分別依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條之規定提起公訴,或依同法第二百五十二條至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規定為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自不待言。本件依原判決之認定,上訴人等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及第三百三十五條第一項之侵占罪,依刑法各該罪章之規定,均非屬告訴乃論之罪,是縱如上訴意旨所稱告訴人非犯罪之直接被害人,但告訴人向檢察官申告上訴人等犯罪,即具告發性質。檢察官偵查結果提起公訴,並由法院受理為實體上之裁判,於法即無不合,上訴意旨謂本件告訴不合法,應為不受理判決云云,應有誤會。
  •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99年度台上字第4488號】上訴理由略以:非法人團體「金獅私人有限公司」於九十二年七月三十日向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係提出告訴(即該署九十二年度他字第二四五0號),並非告發,且「金獅私人有限公司」既依法不得告訴,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自應駁回,不得簽請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移轉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辦(即九十三年度他字第三八0一號),更無權將告訴濫改為告發。…所涉及之犯罪事實並非告訴乃論之罪,是否合法告訴,非該案之追訴條件,即如上訴意旨所稱「金獅私人有限公司」就乙案所提出之告訴不合法,但檢察官既因此而知有犯罪嫌疑,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應即開始偵查,不因該告訴是否合法而受影響,亦不因檢察署內部事務分配究係分「他字案」或「偵字案」而不同。

五、偽證罪的其他參考判決:

  • 【48年台上字第347號判例】被告所具之驗斷書當屬鑑定性質,其書面與言詞陳述性質相同,如有虛偽陳述,在他人是否因此被害,尚繫於執行審判或偵查職務之公務員採信其陳述與否而定,該他人並非因其偽證行為而直接或同時受有損害,即與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一條所稱之被害人不相當,無提起自訴之權。

ps.如果您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可以去本所的臉書粉絲團按個讚或給個評價,給我們律師一些鼓勵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