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強證據

  • 法院認定事實,不以直接證據為必要,若綜合各項調查所得的直接、間接證據,再以合理的推論後來判斷,即為法律所許。況法律並未規定,何種證據類型,始能作補強證據,無論是直接證據、間接證據,或是間接事實本身,亦或為情況證據,均可為補強證據的資料。則原判決綜合告訴人之指訴,認B女關於向社工人員說出告訴人亦有被害情形、告訴人無意揭露追究上訴人犯行、無陷害動機、臺東縣政府社會處個案資料、性侵害個案心理創傷評估量表、臺北榮民總醫院臺東分院對告訴人的心理創傷鑑定,可補強告訴人指訴信用性,而與事實相符,即係本於法律授與職權,所為判斷,既未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即不能任意指為違法,而作為適法上訴第三審的理由(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2241號判決參照)。
  • 告訴人乃被告以外之人,本質上屬於證人,然告訴人與一般證人不同,其與被告常處於相反之立場,其陳述之目的,在使被告受刑事訴追處罰,證明力自較一般無利害關係之證人陳述薄弱。故告訴人縱立於證人地位而為指證及陳述,且其指證、陳述無瑕疵,亦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依據,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證、陳述之真實性,而為通常一般人不致有所懷疑者,始得採為論罪科刑之依據。而所謂補強證據,則指除該陳述本身之外,其他足以證明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且該必要之補強證據,須與構成犯罪事實具有關聯性之證據,非僅增強告訴人指訴內容之憑信性。是告訴人前後供述是否相符、指述是否堅決、有無誣攀他人之可能等情,僅足作為判斷告訴人供述是否有瑕疵之參考,因仍屬告訴人陳述之範疇,尚不足資為其所述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582號判決參照)。
    • 上開判決有針對個案具體討論哪些證據不屬於補強證據、個案中的補強證據不足以認定被告犯罪。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