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用毒品者所指毒品來源之正犯或共犯經不起訴處分或判決無罪確定,是否就不能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主張減輕或免除其刑?

問題意識: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規定「犯第四條至第八條、第十條或第十一條之罪,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其中「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如何解釋?是否以被告所指毒品來源之正犯或共犯經起訴及判決有罪確定為必要?是否僅因該正犯或共犯經不起訴處分或判決無罪確定,即可逕認並未查獲?

實務見解參考: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規定:犯第4條至第8條、第10條或第11條之罪,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此項規定旨在鼓勵被告供出其所涉案件查獲毒品之來源,以擴大落實毒品之追查,俾有效斷絕毒品之供給,以杜絕毒品泛濫。故所指「供出來源」,舉凡提供該毒品流通過程中,供給毒品嫌犯之具體資訊,而有助於毒品查緝,遏止毒品氾濫者,應皆屬之。至所謂「因而查獲其他正犯與共犯」,則指有偵查犯罪職權之公務員依被告所提供毒品來源之具體相關資料,而查獲在該毒品流通過程中供給毒品之直接間接前手而言,例如販賣或轉讓毒品予被告,或與被告共犯本案之正犯及共犯(教唆犯、幫助犯)皆屬之。又有無上述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之事實,應由事實審法院本於其採證認事之職權,綜合卷內相關事證資料加以審酌認定,並不以被告所指毒品來源之正犯或共犯經起訴判決有罪確定為必要,亦不可僅因該正犯或共犯經不起訴處分判決無罪確定,即逕認並未查獲,因此不符上開減輕或免除其刑規定。本件卷附陳○○所提出之「刑事供出上游聲請狀」、「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刑事證人傳票」,以及新竹縣政府警察局竹北分局、臺灣新竹地方檢察署所提供之「職務報告」、「新竹縣政府警察局竹北分局刑事案件報告書」、「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105年度偵字第11288號不起訴處分書」(見原審卷一第110至115頁、第206至211頁、卷三第50、51頁)顯示,陳○○於民國105年7月4日為適用上開減輕或免除其刑規定,而向臺灣新竹地方檢察署提出「刑事供出上游聲請狀」,主動供出其所販賣愷他命之來源為綽號「桃哥」(或稱「阿桃」)之人(包括「桃哥」使用之自用小客車車牌號碼、電話號碼、「桃哥」住所及上訴人與「桃哥」電話通話之錄音譯文等資料),經同署檢察官指揮新竹縣政府警察局竹北分局偵查隊調查結果,由警方於105年10月13日依法搜索新竹縣湖口鄉○○路0段00巷00號李○○住處,並查得陳○○所指愷他命之來源李○○(按原判決誤載為「李○○」),及扣得李○○所持有之電子磅秤1台、夾鏈袋5包及記帳筆記本1本等物品。又依上開職務報告、刑事案件報告書及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之記載,陳○○於警詢及檢察官訊問時係證稱:其於「104年4月初」為購買愷他命而交付金錢予李○○,並自李○○取得400公克愷他命等語。李○○於警詢及檢察官訊問時則供稱:陳○○所指購買愷他命,是由陳○○出資,再由其出面向不詳「藥頭」購買600公克愷他命後,將其中400公克愷他命交付陳○○等情。若其兩人上開陳述俱屬可信,陳○○與李○○似有為購買愷他命而交付價金及愷他命之情事,且李○○承認其係自陳○○取得金錢以向不詳「藥頭」購買600公克愷他命,並轉交其中400公克予陳○○。原判決既認定陳○○係於「104年4月中旬」,先後3次販賣愷他命予曾○○(見原判決第33頁),而陳○○又於同年4月上旬向李○○取得400公克愷他命,則陳○○所供其於104年4月中旬販賣予曾○○之愷他命來源係李○○一節,即非全然無據。上開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雖以李○○係「幫忙」陳○○○向不詳「藥頭」購買愷他命,並非自己販賣愷他命予陳○○為由,就李○○被指於「104年4月初」販賣愷他命予陳○○之犯行所涉犯販賣第三級毒品罪嫌為不起訴處分,惟李○○苟僅單純「幫忙」陳○○向不詳「藥頭」購買600公克愷他命,而非自行販賣,何以僅交付其中400公克愷他命予陳○○,而自己仍留下所餘200公克愷他命?其所指僅係單純「幫忙」陳○○購買愷他命一節是否與事實相符?尚非全無疑義。究竟李○○係單純代陳○○向「藥頭」購買愷他命,抑係李○○與陳○○○合資由李○○向他人購買愷他命後,再按兩人出資比例分配?抑或李○○係向他人購買愷他命後,再將其所購入之愷他命一部分轉賣予陳○○?又如果係屬於前兩者代購或合資之情形,陳○○是否已供出其愷他命來源,因而使偵查機關查獲李○○涉有幫助陳○○持有或相關毒品犯罪之情形?以上疑點攸關原判決認定陳○○所犯販賣第三級毒品計3罪,得否適用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之減輕或免除其刑規定,係屬對陳○○之利益有重大關係之事項,自應詳加調查釐清明白。乃原審未就上述疑點進一步調查審酌(例如調取臺灣新竹地方檢察署105年度偵字第11288號偵查案件卷證資料或傳喚李○○到庭調查),即以李○○涉嫌販賣愷他命予陳○○之犯行,業經檢察官偵查結果為不起訴處分為由,遽認陳○○雖有供出毒品來源為李○○,惟並未因而查獲正犯或共犯,不符上開減輕或免除其刑規定(見原判決第15頁第9行至第16頁第11行),依上開說明,尚嫌速斷,致陳○○上訴意旨執此指摘,難昭折服,自有調查職責未盡之可議。且原判決之上述違背法令,影響本件關於陳○○有無減輕或免除其刑事由之認定,本院無從據以自為裁判,應認原判決關於陳○○○部分,均有撤銷發回更審之原因(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2787號判決參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