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上文書登載不實罪之參考判決

參考判決: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91號判決

刑法第215條業務上文書登載不實罪之處罰,係以保護業務上文書之正確性為目的。所謂明知不實而登載,祇須登載之內容失真於明知,並不問失真之情形為全部或一部,亦不問其所以失真係出於虛增或故減;若行為人有積極據實登載之義務,卻故意消極隱匿不為登載,致其內容失真,仍無礙於上開罪名之成立。而此所稱之業務上作成之文書」,係指從事業務之人本於其業務上之行為關係所製作之文書而言。所謂之業務,係指個人基於其社會地位繼續反覆執行之事務,包括主要業務及其附隨之準備工作輔助事務在內。此項附隨之事務,與其主要業務有直接、密切之關係者,即可包含在業務概念中,而認其屬於業務之範圍。原判決認定被告金瑞龍擔任實際負責人之衡裕企業有限公司、承發水電工程有限公司、特尊企業有限公司、漢翔聯合企劃廣告有限公司、霖聯企業有限公司、均馥有限公司、多宇企業有限公司等公司之營業項目、範圍究竟為何?是否經常參與競標以取得工程施作?參與投標為其主要業務或附隨業務?俱攸關被告金瑞龍事後為供馬麗核銷辦理上開活動之結餘款使用,而製作既無參與議價競標之意,亦無參與議價競標之實之上開公司及其他虛設行號沼澤公司等廠商之「投標資料」(含標單、估價單、投標廠商聲明書、工程投標廠商印模單、標單封),究竟是否為該等公司之業務上文書之認定。乃原審對此未深入審究及說明,誤解本院86年度台上字第6877號判決意旨,逕據此敘明:投標文件記載之內容,純屬主觀之意思表示,於本質上應無真實與否之問題,故其由被告金瑞龍囑公司人員代為填載上開不實之投標文件,無涉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罪嫌云云(見原判決第28頁倒數第1行至第29頁第4行),尚嫌率斷,且漏未說明關於上訴人金瑞龍此被訴部分,應如何論究或諭知,亦有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之違法。此部分經本院前次發回,已經指出,原審未予究明,致瑕疵依然存在,自有可議(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91號判決參照)。

相關判決: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6877號判決

刑法第二百十三條之公文書登載不實罪及第二百十五條之業務文書登載不實罪,俱須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故意登載,始克成立。本件估價單、詳細表及單價分析表,係上開三家工程業者,為參與比價、標攬本件工程,用以表示各自估算材料工資等價額,算定工程總金額,以出價求攬工程之業務文書,其記載之內容,純屬主觀之意思表示,於本質上應無真實與否之問題(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6877號判決參照)。

律師重點整理

刑法第215條規定「從事業務之人,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登載於其業務上作成之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其中

  1. 所謂「明知不實而登載」,祇須登載之內容失真於明知,並不問失真之情形為全部或一部,亦不問其所以失真係出於虛增或故減;若行為人有積極據實登載之義務,卻故意消極隱匿不為登載,致其內容失真,即屬構成此一要件。
  2. 所謂「業務上作成之文書」,係指從事業務之人本於其業務上之行為關係所製作之文書而言。
    • 所謂之業務,係指個人基於其社會地位繼續反覆執行之事務,包括主要業務及其附隨之準備工作及輔助事務在內。
    • 此項附隨之事務,與其主要業務有直接、密切之關係者,即可包含在業務概念中,而認其屬於業務之範圍。

 

發表迴響